第一百三十八章宁芝瑶

时间:2019-09-04 13:55:22

  这一点,宁列一开始没有往上去想。
  确实。
  假如面前的这个女孩子要是长得普通一点,好好的琢磨一下演技,恐怕此刻应该也会成为一个固定的龙套那种吧?
  但是……
  她长得很漂亮,很好看,身材也很出色,所以哪怕她想静静地琢磨,恐怕也没有那个机会,因为娱乐圈这个圈子实在是太浮夸了,这么漂亮的美女,总归会有人使用手段的。
  “抱歉……”宁列也是抿了抿嘴,这一点他没有想到,其实他只是一开始陷入了思维误区而已,现在仔细的想一想,娱乐圈的漂亮的女明星很多吗?
  不是很多。
  除了一些自带背景的人,娱乐圈的漂亮女明星实在是少的可怜,但是为什么呢?难道娱乐圈的美女还少吗?
  并不是。
  恐怕很大的一部分已经沦为了一些人的“惹不起”(开头字母怕和谐,大家心里面清楚就好了,不要评论,我怕会被打死,感谢。)。
  所以,这就是娱乐圈的常态。
  “那你今天来是想?”宁列心中隐隐的有数了,不过他还不太确定。
  “我知道你瞧不起我,但是我也是没有办法,你也不用担心我很脏,我也是第一次,你将这个当成一次交易就可以,一夜过后,你还是你,我还是我,你只需要帮我要一个有点戏份的角色就行。”美妙女子嘴角微微一笑,显得有些讽刺。
  宁列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我知道你的诉求了,但是我没办法把这个当成一个交易。”
  美妙女子眼神有些黯淡,她这么缠着宁列,也不是真的想耍什么小心机,首先宁列现在好歹也是今年的新人王,名气是有的,所以让他帮她找个角色应该可以说轻而易举。
  另一方面就是,第一次交给他她也是不算太吃亏,相比于其他的一些姐妹要陪着一些胖胖的老的家伙,她觉得她已经是挺好的开端了。
  但是……
  宁列还是拒绝了她。
  “为什么?”
  宁列看了一眼她,淡淡的说道,“机会还是要靠自己争取的,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但是你必须要有相匹配的演技。”
  其实宁列早就知道她的演技了,因为他早就用系统查看了,姓名:宁芝瑶,演技:203。
  这个程度的演技,任何一个龙套都是可以绰绰有余了哪怕一些有点戏份的小角色都可以胜任。
  宁芝瑶看着宁列,眼神之中透露着疑惑,宁列只是继续淡淡的开口道,“这个机会的前提是,你必须要进入我们公司。”
  不管怎么样,有个美女养养眼也是很好的,毕竟公司的大老爷们太多了,至于于姐那是属于不可以触犯的,而且于姐更多的是成熟,大了点而已。
  当然,另外一点也是男人那该死的占有欲发挥了作用吧,因为他怕这个女人又走上对他这样的道路,所以有必要制止她这种行为,他们公司虽然说着不大,但是顶着大江地产公子爷名头的娱乐公司,至少一些人是不敢动用钱规则的。
  毕竟明光在一些人眼睛里面那就是不差钱而已。
  说起不差钱,宁列也是慢慢的有了自己的觉悟,人都是有欲望的,而他只是短暂的克制住了自己而已,但是谁敢保证以后呢?
  毕竟古往今来一些前半生尽职尽责的皇帝,到了晚年也是一样荒唐的一批,所以说,这种事情都是没有一个定性。
  而且从现在开始,社会上已经有了苗头,前世也的确用事实证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有钱人、有名气有地位的人,要么一辈子不结婚,要么很少一辈子只结婚一次的,而穷人而大多选择“从一而终”。
  为什么呢?
  可能有些人觉得不对,但是相当一部分人觉得还是有理的。
  因为有钱人讲究感觉,穷人则只谈过日子。
  有钱人觉得俩人之间感觉没有了,可以马上分手或离婚,各自去寻找有感觉的下一任;而穷人则要思前顾后,能过就凑合着过吧,这个分了,能不能找到下个合适的还不知道呢。
  还有一点,富人谈分手,除了感觉,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所以大都是友好和平地分;而穷人呢,可能会为了那一丁点财产争得脸红耳赤,前一阵新闻上说,有对夫妇离婚时,把几双筷子都写进了离婚协议诉诸法院,也真是让人醉了。
  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
  所以穷人夫妻经常会为了柴米油盐而吵架、而哀叹、而哭泣,而富人家庭则衣食无忧幸福和睦。
  按理说,穷人的离婚率会远高于富人才对,但恰恰相反,穷人大多在吵吵闹闹中相伴过一生,而富人则往往在别人羡慕的目光中出其不意地分手了。
  别信什么穷人有真爱、富人视爱情为游戏之类的屁话。
  归根到底就是一个字:钱。
  穷人没钱,不敢任性;富人有钱,可以随意。
  宁芝瑶的眼神充满了一丝惊喜,犹如在大热天突然之间有人送上来了一杯冰镇西瓜汁,那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听着什么样的幻觉。
  “我?当然可以,当然可以。”宁芝瑶的声音都是语无伦次起来,她不是没有寻求签约一家娱乐公司,但是说到底,还是因为她的外貌带给了她很大的困扰。
  她自学过法律,所以对于一些合同的猫腻一眼就看了出来,所以她到如今都是没有一家公司,是因为她已经失望了,那些合同一旦签上,等待她的恐怕是难以想象的噩梦。
  至于现在她为什么有些激动,至少她现在遇上了对的人,至于骗她进入公司里面在钱规则?太扯了,她都送上门来了都不要,难道是要骗钱?
  那也不可能。
  她身无分文。
  所以,她只能感觉老天开眼,终于让她碰到了娱乐圈还有着正义的地方。
  “对了,你叫什么?”宁列虽然知道了她的名字,但是毕竟没问过,所以还是问一下,不然的话直接叫哎喂的不太好。
  “宁芝瑶,宁夏的宁,芝麻的芝,瑶池的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