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得偿所愿

时间:2019-09-04 13:55:26
白茴从竹君棠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些图谋不轨的感觉。
  
  竹君棠从白茴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些蠢蠢欲动的感觉。
  
  “你……想……干……什么?”白茴继续用骗公主吃毒苹果的老巫婆语气,压低声音缓缓地说道。
  
  “你才是,你才是想干什么,我看出来了,你不怀好意。”竹君棠哼哼着说道。
  
  竹君棠只是经常被刘长安随意玩弄罢了……毕竟她再怎么足智多谋,机智勇敢,碰上一个武力值完全碾压,完全不惧怕她的面包人,她的财权,她的背景的刘长安,她能有什么办法?
  
  小仙女亲自上阵大战九州风雷剑门门主,当然只有处处吃瘪,次次败北的份了。
  
  可是其他人想要糊弄竹君棠,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被她反杀倒是很正常。
  
  “我有嘛?我只是给你看安暖的小裙子而已。”白茴不肯承认,她根本就不是那种坏心眼的小绿茶,只是一朵小白花而已。
  
  “别装了,我们明人不说暗话,安暖这裙子……真让人心动。”竹君棠打了一下白茴的猪,又拿过白茴的手机仔细看起了照片,“你看看这里……这个细节的设计,这裙摆上的画是一个身段风流的女子,刘长安便在对应的纱罩位置上弄了个月亮出来,这月映衬的画面就跟那那……那什么东坡肉的月宫诗词一样的感觉。”
  
  安暖显然也喜欢极了这条小裙子,最近的动态里有十几条和这条裙子有关,拍了很多细节图样上传到了空间,让别人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她这条裙子是多么的精美,她男朋友是花了多少心思在上面。
  
  “人家叫苏东坡,不叫东坡肉。”白茴纠正竹君棠,对于服饰设计的审美能力,她未必比竹君棠高,但是这种藏着诗画内涵在细节里的审美能力,她倒是比竹君棠优越的多。
  
  毕竟竹君棠不爱读书。
  
  “管他叫什么,我都知道他写了月亮的诗词。”竹君棠对于自己有这种古文功底,已经十分满意了,古代人就是见识少,又没什么好玩的,才喜欢整天哼哼唧唧,过个中秋不好好吃冰激凌月饼巧克力月饼,看个月亮还要写诗,真是无趣。
  
  “不止是苏东坡的明月几时有,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也被刘长安运用在其中了,画是宋画,词是宋词……哎,我们怎么就没有遇见到这样懂诗画元素运用的lo裙设计师呢?”白茴轻声叹息,她看这条裙子的次数和时间,都比竹君棠多得多,这条裙子上充满了细节,也不知道安暖懂不懂得欣赏。
  
  “我们遇见了啊,他不给我们做而已!”竹君棠把手机还给白茴,闷闷地看着学校的方向。
  
  “他撕坏你那么多条袜子裙子,帮你重新设计一条也是应该的哦?”白茴替竹君棠打抱不平地说道。
  
  “我有一个办法。”竹君棠决定发挥自己的机智勇敢。
  
  “什么办法?”
  
  “我们设计一个场景,让你们看起来上床了一样,我拍下照片威胁他给我们做裙子!”竹君棠说完,连忙发出阴险的笑声以表示自己是认真的。
  
  “你想死了吧?”白茴愣了一下,都来不及脸红了,她真不想看到竹君棠英年早逝。
  
  “就算他不给我们做裙子,也能让你得偿所愿啊?”竹君棠看着白茴嘿嘿笑了起来。
  
  其实还是开玩笑居多……这事儿吧,感觉可以做,但是没有必要……风险太大,竹君棠觉得自己还是喜欢做会咩咩叫的小仙羊,而不是被刘长安炖成一锅烂肉的肥羊。
  
  “什么啊……我……我什么得偿所愿,明明是我吃亏。”白茴赶紧脸红一下。
  
  “说真的,好好想想,怎么才能让刘长安给我们做裙子。”竹君棠调戏完了白茴,又愁眉苦脸地面对现实,感觉在没有得到可以和安暖的小裙子媲美的裙裙之前,竹君棠的心情都不会阳光。
  
  “找安暖。”白茴其实是有一点思路的。
  
  “你长得确实美,但是你想的也太美了!”竹君棠完全不以为然,“安暖这种女孩子表面上看大大方方的,性格温和很好说话,一副白左面对镜头时充满正能量和暖心的鬼样,只差没一口一个“honey”,“sweet”了……其实啊,你想找她办这种事情,她理你才是见鬼了,只会和你说sorry,sorry,一副迫不得己不能帮你我也很难过的样子。”
  
  “这不像你说的话啊!”白茴惊叹道,不过简直不能太同意竹君棠对安暖的评价了。
  
  “我以前就经常和这种人见面,接触的也挺多的,适应不了就跑到郡沙来呆着了。”竹君棠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宝隆中心,来到郡沙这段时间,除了刘长安这个家伙有点讨厌,一切都挺舒心的,而且她都开始努力学习了,果然是比在其他地方生活更有意义。
  
  “安暖吧……我也有那么一点点同意你说的,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你说的那种情况是大家关系本就一般的时候,可我和安暖吧,本来就是好朋友。”白茴心态平和自然地说道。
  
  竹君棠只是怀疑地看着她,你们没有婊来婊去而已,这就算好朋友了?这好朋友的标准真够随便的。
  
  “重点是……安暖现在已经正式入了lo裙的坑,你看她喜欢的样子……女孩子会满足于只有一条小裙子吗?”白茴对竹君棠露出了老巫婆的笑容。
  
  竹君棠也露出了另外一个老巫婆的笑容。
  
  “你想想看,几乎每一个入了lo裙坑的女孩子,都会对以前的绝版啊,限定啊之类的十分长草……我们多的是什么啊?”
  
  “绝版!限定!茶会款!纪念款!”竹君棠高声响应着白茴。
  
  “我们可以帮安暖买到,买不到也可以借给她或者送给她,等她欠我们很多的人情时,我们适当提出让她帮我们说话,请刘长安设计两条小裙子。”白茴长吐了一口气,眨了眨眼。
  
  “好,就这样。”竹君棠和白茴击掌,用力点了点头。
  
  白茴笑了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谁让安暖是刘长安的女朋友呢?人家天生得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自个儿没有这种得天独厚的优势,只能花点儿小心思了……这,不算婊里婊气吧?肯定不算,要直接单独找刘长安要,那才算没点逼数的婊里婊气。
  
  竹君棠也想呢,又不是自己一个人。
  
  这时候白茴的手机响了,是刘长安打不过来的。
  
  “他的电话?”竹君棠用口型对白茴说道,尽管电话还没有接通。
  
  白茴点了点头,很随意的样子接通了,这样竹君棠说不定会误会刘长安和白茴也是经常打电话聊天的……白茴也不会解释,毕竟这只是普通朋友之间常有的事。
  
  “好的……没有问题。”刘长安问她有没有适合用来练手修图的照片素材,让她给他发一份,白茴答应了,鬼使神差地试探着问了一句,“我看了你给安暖设计的裙子,很漂亮……能不能帮我和竹君棠也设计一款啊?”
  
  竹君棠目瞪口呆地看着白茴,刚才你挖空心思掏心挖肺地哔哔了那么多,结果现在直接找正主了?
  
  “哦,除了那一条,我本来也做了更多的设计款式,我发给你一份设计图吧,算是完成的作品了,你可以找人直接做出来,毕竟你最近也帮了我不少,礼尚往来吧。至于竹君棠……她老老实实和补课老师上课了再说吧,不然免谈。”
  
  刘长安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白茴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转告了竹君棠。
  
  “我死也不要补课,我就不!”竹君棠双手抱在胸前,怒气冲冲地跺脚,证据确凿了,妈妈那里突然而来的压力,一定是刘长安搞鬼。
  
  “你别和不愿意上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啦。”白茴温柔地劝慰着竹君棠小朋友。
  
  竹君棠不理白茴了,举起手打了个响指,便有人开了车过来接大小姐离开了。
  
  白茴朝着竹君棠的背影挥了挥手告别,看着竹君棠坐车离开,这才努力矜持着,想要控制着自己的步伐,但还是像瞅着主人手里拿着小鱼干的猫咪一样,喵呜喵呜地跑起来了。